Let me rock

今天用的Byredo的Mojave Ghost ,荒漠孤魂
快乐的孤魂……
甜的我……
我还是喜欢冷调香
罗勒和青柠这种……

Will u marry me?

习惯是个让人很苦恼的东西,有时候并不是因为喜欢,比方说我并不喜欢吃鸡蛋,但每天早晨还习惯性的吃个鸡蛋。

抠了半天才把隐形眼镜抠出来,
每次这种时候我都会想,他妈的,明天不戴眼镜了,
可是第二天又好了伤疤忘了疼。
小黑你笑的好开心,
我只看到你一口洁白的牙齿。

明天又要上班了

🌊回南京的第一天,各种不适应,脚下油门踩的很猛,车开的飞快,撞到小卡车。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,只觉得要面对现实生活的一切,让我很迷茫。
生活那么的真实,也那么的不真实。
让我很困惑。

国内的生活是有多不开心啊……早晨开车伤心了一路,我宁愿在不穿鞋的斯里兰卡……

I’m so sad.

在斯里兰卡的最后一个晚上,坐了好久的车从Ella到Hikkaduwa,车上睡了好一会儿,Namal累的不行,小伙子一到宾馆行李都只叫服务生帮我们送到房间,就自己去睡觉了,他只有24,但是已经很稳重,说自己非常innocent,说我们也很innocent,最搞笑的是,在Trinco有一只狗从我们边上走过去,wj害怕的躲到一边,他说不用害怕,那只狗很innocent,Yy笑他用innocent形容一只狗,但我觉得很感动,他只吃鸡肉和鱼肉,开车经过寺庙都要双手合十,带我们坑爹的大小寺庙一律脱鞋走,不知道信仰给他带来怎样的力量,但的确让他十分纯粹。还有那种上百个发卡弯的山路,一天开几百公里,我说他在中国应该是个赛车手。我们说到中国的房价,他竟然没有吃惊,他说愿意到中国来,因为自己是big boy,他每个月能挣3000rmb,在斯里兰卡已经是高收入,妈妈每个月只给他600的零花钱,他要供弟弟妹妹上学,我们是他第一次带的中国游客,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有其他人,路上告诉我们两年后想换一辆什么车,我说那等你换车的时候我们再来锡兰,那时候maybe 6 or 8people.bcz someone got married。现在他也不像一开始那么拘束,居然指着我们一脸嫌弃的说your pronunciation is veri.......哈,我们一路没嫌弃你那咖喱味的发音呢。
哎,不想回国,听着海浪拍岸的声音,真希望能多呆几天。